“哪能啊!”白依芯摆摆手否认他的猜测:“今天那个方案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  乔安宁单手叉腰,深思熟虑后,特别严肃的说:“关我什么事?我只负责美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为了更好的交流,白依芯识趣的将话题扯开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  “法式鹅肝!”

  白依芯伸出左手捂住自己受伤的胸口,将另一只手递到他的面前:“红包呢?”

  乔安宁看着她厚颜无耻的模样,眼皮子‘突突’的跳了两下,一巴掌拍在她的手心里,发出‘啪’的响声:“你怎么不掉进钱眼里去?”

  “那你别逮着我就宰啊!你也不看看我那微薄的工资,能请你吃几顿鹅肝!”白依芯搓了搓被他打红的手掌心,撇撇嘴,小声的抱怨道。

  “少给我叫穷。”乔安宁丝毫不吃她这一套,将双手环抱在胸前:“我上次给你说的事情别忘了!”

  “没忘。”

  白依芯的话刚说完,电梯门就开了,她迈开脚和乔安宁电梯里出去。

  吃了饭都快下班,白依芯索性直接回了家。

  客厅里到处都是礼盒,堆得屋子里走路都艰难,白依芯望着堆积如山的礼盒犯了难。

  这全都是他们结婚收的,又不能卖了。

  白依芯仰起头,伸出纤细的手指捏着下颚望着二楼堆得溢出来的礼盒,喃喃自语:“要不要换套房子?”

  “好,你想买在哪里?”低沉的声音从客厅里响起来。

  “谁!”

 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白依芯吓了一跳,后退一步后稳稳地站稳脚后跟,美眸中的眸光在四周看了一圈,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。

  她的美眸中露出狐疑的神色,心里暗自嘀咕:难道刚才她出现了幻觉?

  可是那声音很像瑾亭啊!

 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一个身影从一大堆礼盒后面走出来。

  白依芯望着朝她走过来的男人,结结巴巴的说;“你,你在家啊!”

  厉瑾亭不置可否的点头,走到她的身旁和她并肩而立,眼眸望着家里的东西,又点了点头:“是该换套房子了!”

  “欸。”白依芯看他脸上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,连忙摆手说;“我开玩笑的啦!”

  总不能为了贺礼多放不下买一套房子吧?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。

  厉瑾亭伸出右手手臂将白依芯纤瘦的身子搂在怀里,柔声说;“换吧,我也觉得这里太小了!”

  “不小啊!”白依芯坚持己见,实在不想花这笔冤枉钱。

  说着,她熟练的从厉瑾亭的手臂里缩出去,艰难的绕过堆积如山的礼盒,走到沙发上坐下,随手将跨肩膀放在一旁。

  一个红色的信封从她的包里调出来,白依芯一怔,这东西是哪里来的?她不记得自己有这种东西啊!

  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捡起那个红色的信封,将信封拆开以后,里面是一张……支票!

  “咦。”

  厉瑾亭听到她惊讶的声音,迈开脚步朝她走去,当他走到她身旁坐下的时候,只见白依芯呆呆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。

  “怎么了?”厉瑾亭的目光落到她手里的支票上,好奇的伸手从她的手中将支票拿过去一看。

  一百万?

  厉瑾亭黑浓锋利的剑眉微不可见的在眉心蹙拢,张开略略薄的嘴唇惊讶的问:“谁给的?”

  “叮。”

  手机铃声的响声将呆若木鸡的白依芯拉了回来,她伸手从包里摸出手机,点开一看。

  “新婚快乐!”

  厉瑾亭眼角的余光在手机屏幕上凝了一眼;“乔安宁?”

  白依芯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,扭头望着厉瑾亭,表情纠结的说:“我跟他开玩笑呢!”

  若年O)网j~永eg久免c费看O‘小n`说B0?/

  谁知道他真给了。

  出手还真阔绰!

  白依芯不做作想,立即给乔安宁打电话。

  电话一通,乔安宁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:“我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,除非等到我结婚的时候。”

  一句话把白依芯的很多话堵在嗓子眼,再也说不出半个字,憋了半天,闷闷的问;“你不会不请我吧?”

  “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小气?”乔安宁气急败坏的质问。

  隔着电话白依芯都能感受到乔安宁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,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。

  厉瑾亭忽然伸手从白依芯的手中将手机接过去:“多谢,等你结婚我们一定去。”

  “厉瑾亭?”

  乔安宁不太确定的猜测。

  “是我。”厉瑾亭说。

  乔安宁闭上了嘴巴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臭丫头的老公竟然是个大冰块,典型的冷场王,让人想接一句话都难。

  啧,真没想到她竟然喜欢这样的人。乔安宁暗自咋舌;“嗯,先这样吧。”

  不等厉瑾亭说话,乔安宁率先挂了电话,免得自己变成大冰块。

  厉瑾亭也不生气,将手机放在茶几上,低头看着手里的支票,有些酸酸的说:“我记得你们认识没多久吧?”

  白依芯侧了侧身子,将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厉瑾亭的肩膀上,下颚放在下巴上,黑亮的眼睛望着他宛若刀削的侧脸,张开粉润的嘴唇柔柔的说:“那说明我人缘好!”

  “噗。”厉瑾亭被她的一句话逗乐,曲着食指在她娇俏的鼻子上刮了一下;“是脸皮厚!”

  “哪有?明明就是人缘好。”白依芯不满的强调道。

  她说话的热气喷在厉瑾亭的脸颊上,酥酥麻麻的让他心里一动,眼眸中的眸光愈发黑沉。

  他将脸慢慢的靠近她柔软的嘴唇,正要吻上去。

  “叮咚。”

  “叮咚。”

  一阵继急促的门铃声从他的身后响起来,他脸上的表情瞬间黑沉下来,危险的眸光从他眯着的眼角溢出来。

  “嘿嘿……”

  白依芯忍不住偷笑出声,在他责备的目光中从沙发上起身:“我去开门。”

  说着她将目光从厉瑾亭黑沉的脸上收回来,走到门口去开门。

  厉瑾亭坐直身子,用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脸上的表情,若无其事的端坐在沙发上。

  白依芯走到门口,伸出纤细的手指将门打开,看着门口的几个人派送快递的人的时候楞了一下,试探性的问:“你们找谁?”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