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气中的气氛低到了冰点,就在吕琳不知所措的时候,冯小意从她的身后走了出来,怯怯的说:“是,是我写的,吕琳姐最近太忙了,我正好有时间,刚写好乔先生就来了,欧阳小姐,都是的错,不关吕琳姐的事。”

  闻言,乔安宁右眉末梢微微上扬,心里冷笑,吕琳这个女人还是不简单,竟然能冯小意心甘情愿的帮她顶罪名。

  乔安宁一个外人能看透的事情,欧阳璃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只要一想,就知道是吕琳把手里的工作分给冯小意的。

  可是,吕琳在美妆领域有一定的地位,她不能动她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白依芯轻轻地点了点头,将欧阳璃手中的策划案塞进冯小意手中,笑吟吟的说;“你的进步很大,以后继续努力。”

  冯小意浑身僵硬的拿着策划书,着实摸不准白依芯想做什么。

  欧阳璃收敛起身上的怒意,对吕琳说:“既然是一场误会那我就不追究了,吕琳,你把这个策划做出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吕琳连忙出声音道,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  处理完眼前的事情,欧阳璃将目光从吕琳和冯小意的身上收回来:“依芯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  说着,她转身从办公室里出去。

  白依芯见状,赶紧跟上去。

  走了一段距离后,欧阳璃忽然出声说:“刚才谢谢你啊。”

  能从欧阳璃的嘴里听到‘谢谢’两个字实属不易,白依芯稍楞片刻,认真的说:“我觉得吕琳姐挺好的。”

  “她能力要是不强,发生这种事情,你觉得我可能留她?”欧阳璃轻哼了一声,心情不是很好。

  白依芯识趣的闭上了嘴唇,忽然想到了什么,出声问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不是我找你。”欧阳璃说着,穿着高跟鞋的脚在办公室门打开,微微扬起下颚示意白依芯进去:“进去吧,我爸在等你。”

  董事长!

  白依芯黑亮的眼眸里露出惊愕的神色,等她回过神,已经被欧阳璃推了进去,望着紧闭的门,她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。

  外面。

  欧阳璃双手环抱在胸前,若有所思片刻,走到一旁对秘书吩咐道:“冯小意的实习期快到了吧?”

  秘书楞了一下,略作思考后出声回答:“还有七八天。”

  “找个理由辞了。”欧阳璃出声命令道,一次两次她忍了,次数多了,她这里又不是开慈善机构的。

  “可是她的考核分很不错啊。”秘书一脸困惑的望着她,多问了一句:“她做错什么了?”

  欧阳璃勾了勾红艳的嘴唇,不咸不淡的出声:“那就把给她打分的人通通查一遍,我倒要看看,这公司里有藏着多少猫腻。”

  “是。”秘书应道。

  办公室内。

  白依芯望着坐在办公室表情严肃的欧阳擎,张开粉润的嘴唇出声问道:“董事长,您找我?”

  “你们找到幕后凶手了,是吗?”欧阳擎抬起头,那双像古井一般幽深的眼眸直视着白依芯,试图从她的脸上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  他也知道了?白依芯安静的望着他,想了想,开口问他:“那,董事长怀疑是谁呢?”

  欧阳擎望着眼前的人,沉默许久才叹了口气:“左兴国!”

  看来他是真的知道了什么,白依芯在欧阳擎求证的眼神中点了点头:“是他。已经动手了。”

  欧阳擎放在桌面上的手徒然握紧,急切的眸光落到白依芯的身上:“你们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董事长,您是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白依芯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,而是比较好奇这个问题,他们得到消息也没有多久,他不可能比他们先知道。

  她的机智让欧阳擎哑然,他深邃的眼眸眼底划过挣扎的神色:“我前几天在收拾我弟弟东西的时候发现了线索,就派人查了一下,信上的地址是左兴国以前住的地方。”

  白依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如果真的是他,事情怕是不好解决。”欧阳擎面露难色的说,民不与官斗,他们再有钱,也不敢跟左兴国来硬的。

  更何况,欧阳天涉嫌谋害的厉瑾亭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听到他的话,白依芯瞬间明白他担心的是什么:“目前我们证据,这事不急。”

  “嗯,也好。”欧阳擎点了点头:“我找你过来就是想证实一下我猜测,没有其他事情,你出去忙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白依芯转身从办公室里出去。

  她一出去,欧阳璃立即上前拉着她的手臂:“我爸跟你说了什么?”

  “没,没说什么啊!”白依芯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,手臂稍稍用力,试图从欧阳璃的手掌中将自己的手臂抽出来。

  “真的?”欧阳璃不相信白依芯的话,眯了眯眼睛,眸光威胁的凝视着她。大有她敢对她撒谎,她就跟她没完的架势。

  白依芯举起双手做投降状:“我保证,这次他真的没有威胁我做任何事!”

  欧阳璃精湛犀利的眸光在白依芯‘坦然’的脸上凝视片刻,没有从她的脸上没有捕捉到半点心虚的表情,这才收回犀利的目光:“暂且相信你,要是我发现你骗我。”

  说着,她右手握成拳头递到白依芯的面前,毫不掩饰自己赤果果的威胁。

  “嗯嗯。”白依芯半垂着眼帘望着她的拳头,小鸡啄米的点头。

  欧阳璃收回自己的拳头。

  “我去工作了。”白依芯扔下一句话,避开她‘凶巴巴’的眼神,一步三回头的离开。

  h更☆s新最H快上若`'年s网0、o

  她走到办公室门口,伸手朝里面的人招了招手。

  乔安宁见状,收起手里的手机,从依靠着的桌子边沿站起身,径直走到白依芯的面前,低下头望着她脸上小心翼翼的表情,挑眉问:“做了什么亏心事?”

  “快走,被你表姐逮到就走不了。”白依芯说着,伸手拽着乔安宁的手臂快步朝电梯的方向走过去。

  “呵……”乔安宁忍俊不禁的笑出声,被白依芯拉着走进电梯,这才慢悠悠的出声问:“你惹她了?”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