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头的保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,恭敬的出声汇报道;“大哥,一切妥了。”

  “嗯,很好,那边就交给你了。”宁凤澜出声道。

  “放心。”

  宁凤澜挂了电话,将手机放进口袋里,走到穿着白色抹胸礼服的厉芙身旁:“那边已经控制住了,我们进去吧,婚礼快开始了。”

  厉芙伸手挽住宁凤澜的胳膊,另一只手提着裙子的裙摆朝里面走:“还是我哥哥有办法,将婚礼场地转移了,唯一不足的就是准备的太仓促了,好多东西都不是最好的。”

  “只要他们幸福就好了。”宁凤澜出声安慰道,他低下头冲厉芙笑了笑,两人一起朝里面走进去。

  举办婚礼的地方是厉家名下的一座小岛,所有宾客都用搭直升飞机送过来的。

  草坪周围用白色和粉色的气球妆点,白色的玫瑰花铺成了花海,一片片芦苇随风飘荡,浪漫的泡泡从泡泡机里不断的喷出来,飘荡在空气中,穿梭在芦苇间,落到白色玫瑰花瓣上,缠绕在气球周围袅袅上升。

  可爱的小孩子像是小天使一样在草坪上奔跑,欢快的声音清脆好听。

  “现在我们有请新娘新郎入场!”穿着酒红色西装的司仪拿着话筒喊道。

  众人随着红毯尽头的方向看去,只见厉瑾亭从白甯棠的手中将穿着婚纱的白依芯手接过去,拉着她缓缓走上红色的地毯。

  厉煜煊跟在身后,一声黑色的小西装将他衬托的异常的帅气。

  坐在贵宾席上的叶心心见状,无奈的摇了摇头,伸手在厉瑾铮的身上撞了撞,疑惑的问:“他这自恋的毛病是不是跟你学的?”

  “我没有这毛病。”厉瑾铮立马撇清关系,他拉着叶心心的手,沉默片刻说:“跟你学的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叶心心立马出声反驳。

  坐在他们前排的厉君沉听到他们的对话,脸色一沉,大喜的日子,这小两口子还拌嘴。

  许深深见状,但笑不语,笑吟吟的望着红毯上的两个人,心里一阵感慨,经历了这么多事,终于举行婚礼了。

  婚礼进行的异常顺利,举行完婚礼,吃了饭,送走宾客后,回去的路上白依芯就睡着了。

  厉瑾亭任由她正在自己的肩膀上,一边跟他哥说正事:“那些人都关起来了?”

  “嗯。”厉瑾铮颔首点头:“接下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厉瑾亭垂下眸子,黑直的眼睫毛遮挡住他眼底复杂的思绪,沉默片刻后,张开略薄的两瓣嘴唇说:“送警局报警。”

  “哦?”厉瑾铮不由回头在厉瑾亭冷峻的脸上看了一眼,啧啧咋舌:“你这主意不错,这烂摊子交给左兴国去处理,想想他的脸色应该很好看。”

  “也是时候摊牌了。”他左兴国欠他们的,他总要拿回来。

  厉瑾铮看着厉瑾亭眼里渗透出来的寒意,将实现从他的身上收回去,不再说话。

  /-若年+u网正Xw版\首发…、0

  回到家,厉瑾亭将熟睡的白依芯放在床上,他关了灯,拿着笔记本从卧室里出去,开始查东西。

  白依芯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中午,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见身旁没有人。

  “瑾亭呢?”她小声的嘟哝了一句,抬头看向床头柜上的时间,一双美眸瞬间瞪大:“十二点了!”

  她伸手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从床上起来,脚下踢着居家拖鞋从卧室里出去,找了一圈没有看见他的身影。

  餐桌上放着早餐,还有一张纸条,她伸手拿起纸条一看,上面写着:早餐凉了就热了再吃。

  白依芯将便利贴放回桌面上,用手在碗上挨了一下,粥果已经凉了。

  她将早餐端上走进厨房,放进微波炉打热,正要准备吃,一阵手机铃声从客厅里传来。

  “谁啊?”白依芯伸手拿着一个花卷咬了一口,从餐厅里出去找到自己的手机,她美眸中的眸光在来电显示上看了一眼,接通电话;“嗨。”

  “听说你昨天举行婚礼?”凉飕飕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  白依芯的后背不由一僵,用洁白如瓷的牙齿咬着嘴里喊着的花卷,走到沙发上坐下:“欧阳小姐说的?”

  “她要不说,我能知道?”乔安宁没好气的反问:“我们合作了那么久,不是朋友也是同事吧?你结婚不请我?”

  “你,你不是出国了吗?”白依芯小声的解释。

 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片刻:“回来了。”

  “这么快就回来了啊!”白依芯有些惊讶的出声,不是说要很久吗?

  “你结婚不邀请我,你好好想想要怎么补偿我!”乔安宁说。

  白依芯哑然,眼眸上又卷又翘的眼睫毛扑闪了几下,张开粉润的嘴唇问:“我,补偿你?”

  “当然你请我!”乔安宁斩钉截铁的出声:“谁让你不请我的?”

  白依芯深吸了一口气,平缓了一下情绪,张口狠狠地要在花卷上,含糊不清的出声:“好,那你把份子钱准备好!”

  “臭丫头挺会算计啊!”乔安宁悠悠得出声,嘴角却噙着一抹笑意。

  白依芯好看的眼眸顿时笑弯成月牙状,轻快的语调从她的嘴里溢出来:“还好,还好,我不是跟你学的吗?”

  “来公司,有点事情找你,处理完了你再请我吃饭。”乔安宁散漫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起来,末了语气又恢复之前的调调:“份子钱给你准备好了,快点来。”

  “等着。”白依芯说着,立即从沙发上起身,挂了电话,走进餐厅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完早餐,她回卧室换了一身衣服去公司。

  ——“叩叩。”

  “进来。”

  身着蓝色连衣裙的桑瑶抱着文件从办公室外面走进来,来到厉瑾亭的办公桌旁,将文件放在厉瑾亭的办公桌上:“厉总,这是你要的文件。”

  “嗯。”厉瑾亭颔首点头,抬起头在桑瑶的身上看了一眼,伸手打开抽屉,从里面取出一袋喜糖礼盒递给她;“昨天我结婚,这是喜糖。”

  桑瑶望着厉瑾亭递过来的礼盒,眼里的神色变了变,很快恢复如常,笑吟吟的伸手将礼盒接过去:“谢谢厉总。”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