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从厉瑾亭的嘴里得到答案的瞬间,厉瑾铮瞬间明白他为什么神情凝重了。

  左席焱,左兴国的儿子啊!厉瑾铮暗自在心里呢喃着,心情也变得复杂起来。

  回到小区门口,厉瑾亭将车子停下来,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将车门打开,径直从车里下去。

  一下车,便看见白依芯从车里下来,他不由加快脚步朝她走过去,伸出宽大的手掌将她的小手紧紧地攥在手心里,担忧的眸光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眼,确认她没有受伤后,伸手将她娇小的身子紧紧地搂在怀里。

  左席焱还在车里看着,白依芯有些尴尬的伸手将厉瑾亭推开,压低了声音提醒道:“左少,在车里。”

  闻言,厉瑾亭收回手,扭头朝车子的方向看过去,只见左席焱坐在车里望着他们。

  两个男人四目对视,一时间气氛安静下来。周围弥漫着骇人的气息。

  厉瑾铮走过来,一看这情况,伸手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细框眼镜,上前一步出声打破安静的气氛;“谢谢你送依芯回来,要不要上楼坐会儿?”

  “不客气!我还有事要去处理,就先走了。”左席焱礼貌的冲厉瑾铮点了点头,目光落到白依芯的身上看了一眼,开着车子离开。

  目送他的车子离开,白依芯收回视线,伸手在厉瑾亭的袖子上拽了拽:“我们进去吧。”

  厉瑾亭低下头望着她略显苍白的脸颊,心里一阵心疼,颔首点头,拉着她回去。

  ‘叮。’“肯定是小婶婶回来了!”厉煜煊惊喜的从沙发上起身,小跑着去开门。

  厉芙嗤笑出声:“你怎么知道是她回来了?”

  厉煜煊还没有走到门口,紧闭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,厉瑾亭他们回来了。

  最b新章O、节上若Y(年Y网0

  “小婶婶。”厉煜煊看着来人,惊喜的张开手臂朝白依芯扑过去。

  意识到她的举动,厉瑾亭下意识的伸手将自己的老婆护在身后。

  厉煜煊扑了个空,直接扑倒他爸爸的怀里,他扬起头一看扑错了人,立即将松开手臂。

  被自己的儿子嫌弃,厉瑾铮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。

  厉煜煊走到白依芯的身边,硬生生的将白依芯的手从厉瑾亭的手掌里剥出来,拉着径直朝客厅的方向走去。

  厉瑾亭的眼眸中露出不悦的神色,责备的眸光从他的眼角溢出去落到厉瑾铮的身上:“你儿子越来越过分了。”

  “他喜欢依芯。”厉瑾铮含笑的眼眸对上厉瑾亭不悦的眸光。然后朝客厅走过去。

  他喜欢,我也不能让给他啊,厉瑾亭酸酸的在心里想,沉着一张脸将门关上,迈开说唱笔直的腿跟过去。

  厉芙见白依芯没事,立马把她拉过去:“你没事就好了,早知道我就跟你一起下去的。”

  “姐姐,我没事。”白依芯伸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几下安慰着。

  厉瑾亭坐在后,出声对厉芙说:“姐。你给姐夫打个电话,告诉他人找到了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厉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连忙放过白依芯,拿出手机给宁凤澜打电话报平安。

  白依芯才得以解脱。

  “小婶婶,你去哪里了?我们大家都担心死了。”厉煜煊担忧的问道。

  白依芯美眸中的眸光一闪,抬起右手在他的头顶上揉了揉:“嗯,就出去办点事情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厉煜煊好奇地问,他才不信她出去办事,不然他们不会那么着急。

  “煊煊,你该去睡觉了。”厉瑾铮出声提醒道,眼里带着命令的眼神。

  厉煜煊不满的撇撇嘴,他们都把他当小孩子,不想让他知道,真是讨厌。

  可是,碍于他爸爸警告的眼神,厉煜煊只好乖乖的从沙发上起身:“小婶婶,我去休息了,你也要早点睡觉哦!”

  “嗯。去吧。”白依芯微笑着说。

  厉煜煊磨蹭着朝卧室的方向走过去。

  直到传来关门的声音,厉瑾亭和厉瑾铮对视了一眼,目光齐刷刷的落到白依芯的身上。

  白依芯被他们打量询问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,只好说:“是周铭给左少打的电话!”

  “也就是说,绑架的人是左兴国,而,他的儿子救了你!”厉瑾铮简洁的分析了整件事情的关系。

  “嗯。”白依芯点了点头,雪亮的眼睛看向厉瑾亭:“你跟他爸爸是不是有什么仇?”

  “仇?”厉瑾亭黑浓的剑眉不由在眉间蹙拢,他仔细想了将近半分钟,摇头;“我跟他并不熟。”

  怎么会?白依芯暗自在心里嘀咕道,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厉芙打完电话回来,察觉到客厅里的气氛有些过于安静,她走到白依芯的身旁坐下,出声提议道:“要不大家先休息吧,明天还要举行呢。”

  白依芯一怔,她要是不说,她差点把这事给忘了,她想了想,忽然抬起头,黑亮的眼眸望着望着厉瑾亭,认真的说:“瑾亭,婚礼就不要办了。”

  当听到她的话,客厅里的几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到白依芯的身上。

  “不行。”厉瑾亭果断的出声打断她的话。

  她跟他结婚,他要是连一个婚礼都给不了她,他拿什么许诺她一生。

  厉芙也急了,伸手拉着白依芯的手:“婚礼一定要举行,你放心,有我们在,肯定不会再出什么乱子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白依芯不放心,对方显然不希望瑾亭举行婚礼,不然也不会每次都挑在举办婚礼的时候出来。

  一场婚礼跟瑾亭的安全,她更希望他好好的。

  厉瑾铮沉默片刻后,镜片下闪过一抹精光,出声说:“依芯说的没错,婚礼不能举行。”

  “哥哥!”厉芙不赞同的出声喊道。

  厉瑾铮勾了勾唇角:“听我的。”

  ——第二天。

  前来参加婚礼的人络绎不绝。

  婚礼快要开始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闯进来一群人,看着东西就砸,不到一会儿就把里面的布置毁的一干二净。

  在宾客惊呼的声音中,几十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有条不紊的从里面出来,将闹事的人全部抓起来。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