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,厉煜煊眼疾手快的伸手从一旁捞起一个抱枕抱在怀里,黑亮的眼睛防备的望着她。

  “臭小子!”厉芙低声骂了一句,无奈的在沙发上坐下。

  千万不要让她知道谁干的,不然她饶不了她!

  竟然欺负到他们厉家的头上,当真觉得他们是软柿子好拿捏?

  思及此,厉芙的眼眸中露出愤怒的凶光。

  ——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昏暗的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呼吸声。

  “大哥,马上就十二点了。”

  “还有三分钟。”他身旁的男人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一边抽着手里的烟:“看来,是没有得手了!”

  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,白依芯眼帘上又卷又翘的眼睫毛扑闪了几下,吊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回去。

  瑾亭没事就好!

  “那里面那个女人……?”

  男人没好气的瞪了问话的人一眼,语气不好的说:“上头不是交代了吗,时间到了没来电话就杀了。”

  白依芯刚放下去的心忽然提起来,猛然抬起头看着门的方向,心脏‘扑通扑通’的跳起来。

  又过了几分钟,紧闭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,一大片明亮的灯光从外面照射进来,刺得白依芯下意识的眯起眼睛。

  沉重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她,她缓缓地睁开眼睛望着朝她走过来的人。

  一个身材偏瘦穿着黑色的T恤,偏胖的男人长得虎背熊腰。

  偏瘦的男人走到白依芯的面前停下脚步,扬起尖瘦的下颚,举起手里的锋利的刀,一言不发的举起来朝白依芯的身上砍下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咚。”

  随着白依芯的一声惊呼,一个重物倒在她的面前。

 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,白依芯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上,缓缓地抬起下颚望着身后的人身上,惊讶的张开粉润的嘴唇:“左。左少!”

  胖子一看这情况,立即朝左席焱的身上扑过去。

  在他靠近左席焱的时候,他速度敏捷的闪躲开,一个手肘落到胖子的身上,一脚将他踹开。

  胖子‘砰’的一声摔倒在地上,疼得嗷嗷的直叫唤。

  左席焱走到白依芯的身旁蹲下,伸手解开她身上的绳子,将她扶起来。

  可能是在地上坐得太久的缘故,她脚下一软,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,好在左席焱及时的身后拉住她,才稳住身子。

  “谢谢。”白依芯下意识的出声道谢。

  “我先带你离开。”左席焱说着,搀扶着白依芯从空荡荡的楼里出去。

  他们坐上车后,白依芯才缓缓地抬起下颚望着驾驶座上的人,张了张龟裂的嘴唇:“你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左席焱垂下眸子,瞳孔里划过一丝凝重的神情,安静的车里许久才响起他的声音: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嗯?”

  白依芯楞了一下才回味过来他话里的意思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他肯定也知道了,所以才跑过来救他的。

  车子在马路上行驶了许久,白依芯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:“你爸爸,为什么要除掉我们?”

  没错,上次想要杀了瑾亭的也是左兴国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想要置瑾亭于死地的竟然是书记,那个坐在高位上的男人。

  左席焱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他不知道?白依芯狐疑的目光落到他帅气的侧脸上,看着他眼里痛苦困惑的神色,她相信他真的不知道。

  “那,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他如果不知道他爸爸的事情,怎么会找到这里?

  “是周铭告诉我的。他说我小叔叔现在不在,所以,才给我打的电话。”左席焱说。

  周铭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他还以为他是在跟他开玩笑,直到他看见被绑架的白依芯,他才铲除了他心里最后的一丝侥幸。

  事实证明,这一切跟他爸爸是有关系的。

  他也想知道,他为什么一定要杀了厉瑾亭。

  “娄爷?”白依芯呢喃出声。

  她想到那天周铭提醒她的话,那时候他应该就已经知道左兴国最近会有行动。

  只是她没有料到的是,他竟然给左少打电话。

  难怪上次抓凶手的时候娄爷会包庇凶手,会把欧阳天推出来。

  原来……

  真正的凶手是他哥哥!

  想通了所有的事情,白依芯的心情忽然之间变得复杂起来,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动了动,忽然想到了什么,抬起头望着左席焱,试探性的问:“那个,我能给瑾亭大哥电话吗?”

  左席焱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,伸手将自己的手机大方的递给她,语气幽怨的说:“拿去。”

  白依芯被他责备的眼神看得一阵心虚,伸手从他的手中将手机拿过去,默默地将脸别开,拿着手机拨通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。

  “喂。”带着薄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。

  白依芯的眼眶瞬间湿润,她缓了缓情绪,张开嘴唇说:“是我。”

  正在开车的厉瑾亭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,脖子上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,嘶哑低沉的声音从他略薄的嘴唇里溢出来:“你在哪里?”

  #V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正版☆首\f发v0=√

  “哦,我在……”白依芯说着,美眸在四周看了一圈,周围漆黑一片,根本辨别不了方向。

  “让他到小区门口等着,我送你回去。”坐在驾驶座上的左席焱出声提醒道。

  “嗯。”白依芯冲他点了点头,这才对电话那头的人说:“你先回去吧,我很快就到家了。”

  厉瑾亭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稍稍用力,刚刚他好像听到了左席焱的声音,他敛下眼底复杂的目光:“好。”

  挂了电话,厉瑾亭将手机放回去,皱着的眉头丝毫没有舒展的意思。

  她怎么会和左席焱在一起?

  厉瑾铮察觉到厉瑾亭的脸色有异,关心问: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

  “依芯找到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厉瑾亭冷静的说着,将车子掉头回去。

  找到了还不开心?厉瑾铮狐疑的眸光在厉瑾亭冷峻的脸上停留片刻,出声问;“谁找到的?”

  “左席焱。”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