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呢?

  ¤y若●"年|网B$唯一Z,正Z‘版Lb,Hf其c他◎}都k是}盗s"版0

  就在他困惑不解的时候,忽然有人从后面捂住她的嘴巴,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
  她挣扎了两下,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。

  身后又出来一个男人,两人联合将她弄到一旁的面包车里,车子快速的在离开。

 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不见白依芯回来,厉芙不由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,疑惑的嘀咕道:“怎么还不回来?”

  说着,她伸手从包里摸出手机给白依芯打电话。

  不一会儿,厉煜煊拿着白依芯的手机从一旁走过来:“小婶婶没有带手机。”

  “这样?”厉芙轻声的呢喃了一声,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,犹豫片刻,她从柔软的沙发上起身:“煊煊,你乖乖在家里,我下楼看看。”

  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厉煜煊说着,已经走到厉芙的面前。

  “好。”厉芙点了点头,带着厉煜煊一起下楼去找白依芯。

  他们到了楼下,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白依芯的身影,联想到上次婚礼出的事情,不好的预感瞬间涌上厉芙的心头。

  该不会出事了吗?

  这个念头在厉芙的脑海中瞬间炸开,她来不及多想,立即给宁凤澜打电话:“宁哥哥,快派人找一下依芯,她不见了。”

  宁凤澜听到厉芙焦急不安的话,冷静的出声安慰道:“好,我马上派人去找,你不要着急。等我过去找你。”

  “嗯,好。”

  宁凤澜很快赶过来,他从车里下来,快步走到厉芙的面前,伸手拉住她冰冷的手,出声道:“别急,说不定是她自己出门了。”

  “不会的,她肯定出事了。”厉芙不安的出声说,纤细的眉头不由在眉心蹙拢。

  “通知瑾亭了吗?”为了让她不那么焦急,宁凤澜只好转移话题。

  “已经打了,四叔说很快回来。”厉煜煊小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冷静:“我问过保安了,他们说,看见小婶婶出去,就没有回来。”

  闻言,宁凤澜黑浓锋利的剑眉不由自主的朝眉间蹙拢,抿紧了嘴唇。

  看来,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糟糕。

  到了傍晚还没有找到白依芯,这时谁也不敢再抱有侥幸心理。

  白依芯不见了。

  ——昏暗的房间里散发着刺骨的水泥味,像是被水侵湿发酵了一样,白依芯从呛鼻的味道中醒过来,她睁开眼帘,发现房间里几乎没有光线,隐隐几道亮光从门缝地下渗透进来。

  她挣扎着想起身,才发现自己被绳子捆着根本动不了。

  这是哪里?

  她借着微弱的光芒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。

 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谈话声。

  白依芯竖起耳朵,仔细听他们的对话。

  “里面那个女人怎么处置?”这个声音很粗犷。

  “上头交代了,要是今晚上十二点没有回来,就杀了她.”说话的人用不屑的语气说道。

  白依芯只觉脖子一凉,艰难的咽下嘴里的唾沫,她最近也没有得罪谁啊,怎么就招惹上杀身之祸?

  运气也太背了吧!

  “为什么?”粗狂的声音再次从外面传来。

  “呵……”另一个男人冷笑了一声:“谁让她是厉瑾亭的女人,杀不了厉瑾亭,杀了这个也好交差。”

  他们的目标是瑾亭?那他会不会有危险?白依芯的心情一沉再沉,白皙的额头上溢出一层冷汗。

  谁要杀他们?

  或者说,他们和上次婚礼上的人是一伙儿的!

  思及此,白依芯只觉得四周冰冷一片,为什么要挑婚礼的时候动手?

  目的是什么?

  她想不明白,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通知瑾亭,他不能有事!

  白依芯收敛起心里复杂的思绪,眸光张望着四周,她要怎么离开这里?

  她挣扎了一下绳子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的结,她越是挣扎,绑在身上的绳子越紧。

  折腾了半天,绳子没有解开,她浑身的力气已经耗尽,浑身无力的依靠在冰冷的墙上,眼里不禁露出无助的眼神。

 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?

  ——“到处都找了,就是没有人。”厉芙急得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渡着步子,懊恼自责道:“早知道我就跟她一起下楼,说不定就不会出事了。”

  厉煜煊伸出小手在厉芙的衣角扯了扯,好心的提醒道;“那样,你们两个人都会被绑走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厉芙被他的话堵得哑口无言,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:“你个乌鸦嘴。”

  “我说的是事实嘛!”厉煜煊低下头小声的狡辩到。

  厉瑾亭打完电话从外面进来,冷静锐利的眸光在他们的身上看了一眼,最后定格在宁凤澜的身上:“姐夫,你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  “人找到了?”宁凤澜从沙发上起身,询问的目光落到白依芯的身上。

  “找到那辆面包车了。”厉瑾亭淡淡的说着,默不作声的给宁凤澜递了一个眼神,示意他出去说。

  厉芙听到厉瑾亭的话,立即起身:“我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厉瑾亭都不带考虑,张口拒绝她提议,脸上冷峻的表情拒绝她的一切抗议。、厉芙不赞同,张开嘴刚想说什么,就听宁凤澜说:“你走了。煊煊怎么办?”

  “他?”厉芙回头望着一旁的小孩儿。

  厉煜煊接收到他姑父的眼神,立即像一只八爪鱼一样黏在厉芙的身上:“小姑姑,你不能走,你走了,他们把我绑走了怎么办?我爸可就我一个儿子。”

  宁凤澜抿紧嘴唇望着戏精上身的小鬼,他,演得太过了!

  “少给我来这一套。”厉芙说着,伸手想要将黏在自己的身上厉煜煊推开,奈何那臭小子就跟强力胶一样,刚把手扒下来,腿就缠上来:“煊煊,你撒手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

  两人挣扎的时候,厉瑾亭和宁凤澜趁机悄悄的从客厅里离开。

  等他们走远后,厉煜煊才从厉芙的身上跳下来,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  厉芙看着他乖巧的模样,正奇怪呢,她一转身发现刚刚还在客厅里的两个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,气得她单手叉腰,愤怒的伸手指着厉煜煊:“煊煊。”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