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妈看不见,但是我却看的一清二楚,灌木的里面隐藏着一个穿着夜行衣的家伙,手中还拿着端着一把枪。

  话音未落,那家伙已经扣动了扳机。

  “砰!”尽管安装了消声器,但还是能听到那一声响。

  “梅艳!”我妈惊呼一声,顺势把我一拉。

  “嗖……”一股寒意擦着我的耳垂掠过去。

  “关门!”我大喊一声,推着我妈连滚带爬的往屋子里钻。

  “救命!”我妈的嗓门格外的大,一嗓子喊出去,整个余家顿时炸营了。

  越来越多的人涌了出来,但是那个偷袭我们的家伙却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  ◇$最+.新‘-章$Z节上若!v年b网"0

  “居然跑到余家的内宅行刺?!”余生赶过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。

  其实,他不说破,我们也猜得到是谁干的,肯定是邱依依。

  那么好听的名字,居然是个蛇蝎妇人!

  我恨的牙痒痒,摸着耳垂下方的被擦破的一点皮,“爹,这是摆明了要我命,好让余家绝后!”

  我偷偷地抬起头,看着阴晴不定的余生。

  他没看我,却走向了我妈的面前,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  “梅子,紫芊的伤没什么,这个人我一定给你揪出来!”

  “那就要看你舍不舍得了!”我妈嗤笑一声,伸手一拉我,“跟我回去,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。”

  “啊?”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我妈冲我眨眨眼。

  小心思,又是小心思。

  “妈,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爹呢?我爹既然把我们领回来,就一定能把我们照顾好,别说是一个邱依依,就是天王老子,他也能收拾掉!”我故意放大了声音,“我才不走,我爹以后一定能保证我们的安全,给我们加派一百个保镖,日夜巡逻。”

  这几句话说完,余生立刻干笑两声,“对,紫芊说得对,这事足以证明,不置人邱依依于死地,我们一家人以后不得安生。”

  他拦在我妈的面前,“梅子,你现在是余家的后宅之主,这里才是你的窝!”

  我妈冷笑,“呵呵,紫芊这事受了点伤,刚才子弹要是再准一点,那就没命了,我看余家绝后是早晚的。”

  “不可能!”余生捏紧了拳头,对着院子里的一个老家伙喊了一声,“老陈,给我出来。”

  老陈畏畏缩缩的钻出人群,看着余生,“老爷,我这就安排加强戒备。”

  我微微一皱眉,感觉这老家伙不太对劲。

  视线加持,竟然隐约看透了这老家伙的心脏狂跳不已。

  有猫腻,绝对有猫腻。

  下一秒,我看见他的口袋里有一个球形的东西,而且还在发射着一种诡异的波线。

  窃听器,我猛然想起来,老陈居然余家随时带着窃听器?

  “给小姐和夫人两个保镖,二十四小时看护,另外所有的食物要严格的检查。”余生看来是真的重视了起来。

  “是是是!”老陈不停的点头,“您放心好了,我一定安排到位。”

  众人退去,我却走到了余生的身后,凑到了他的耳边,“爹,老陈是个奸细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