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榟枫的背脊挺得僵硬,嘴角浮出一抹瘀痕。一双眼眸却射出猛狼一般的凶光。

  “榟枫,你怎么会这么想?瑞龙是我们的,我从来也没有想过将瑞龙据为己有。只是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,我同姑姑提过几次了,要你来瑞龙上班,可她每次都拒绝了,我……”

  “胡说。”

  陆榟枫狠狠地打断了他的话。他的眼里闪着悸动狂暴的光芒,光洁的额头因恼怒而浮起条条青筋。

  面前这个曾经温和亲近的朋友变得如此陌生,沈云落心里不禁害怕。她走上两步,将微凉的手悄悄塞进凌墨宽厚的掌心。

  凌墨被这突如其来的温度灼热了心尖,他扭回头给了她一个微笑。

  殊不知,这无意间流露出的亲密感,再次让陆榟枫沦陷在愤怒中。

  若V年y网永j久◇J免费*看-$小¤@说t"0Qf

  “明明是你霸占着公司,居然把责任推到我母亲身上,凌墨,你不觉得你说这话太可笑了吗?算了,公司我可以给你,舅舅为了爱你而没有结婚,他心里自然也只有你一个。我也无所谓。可是,你为什么又要来抢云落?我们一直好好的,你却要来横插一竿子,为什么?”

  他不顾一切的吼声引来了露天咖啡店的店长。

  她怯怯地站在沈星醉身边,掌心满是汗渍。

  “要,要我报警吗?”

  她贴在沈星醉耳旁轻声问。

  “不用,不用。朋友间一点小误会,很快就没事了。”

  沈星醉说了一句自己都不相信的话,牵动嘴角勉强一笑。

  “陆榟枫,我说你不要再发疯了,把店里人都吓坏了。”

  沈星醉大步走上前,站在姐姐和陆榟枫的中间。

  陆榟枫本没有留意她,这会儿看见她,却明显愣怔了一下。

  “你,也来了?”

  他的眼神闪烁,刻意躲闪她的目光。

  “你也是来骂我的?”

  “我来劝你悬崖勒马。你与凌墨间的纠缠恩怨跟我姐姐有什么关系?就因为你的妒忌心爆棚,你认为凌墨抢了你的公司,所以你恨他。没关系啊,你只管恨。可你干嘛要稍带上我姐姐?你们那么多年的友谊,你说变成爱情就变成爱情?还不允许别人不爱你?你怎么那么变态啊。”

  “胡说,我对你姐姐一直就是爱情。”

  “那我呢?算是你的一夜慰藉吗?”

  陆榟枫的身体徒然一震,大张着的嘴唇不受控地颤动着。

  夕阳西下洒落的金光,给露台的边沿勾勒出美丽的轮廓。晚归的鸽子落在石台上,探头探脑地对着几个陌生人发出“咕咕、咕咕”的声音。

  沈星醉扭过头去,正对上一双红宝石般晶莹的鸽眼。她莫名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姐,这鸽子看着我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沈云落没听懂妹妹的话,蹙起眉看向她。

  “鸽子要吃饭了,我们也该回家了。”

  她把姐姐的手从凌墨的掌心里拽出来。

  “星醉……”

  她干脆冷静的态度令沈云落错愕。

  “星醉,你跟榟枫是怎么回事?”、“我们能有什么事,我们,就是见过面的陌生人。”

  沈星醉脸上的笑容变了,变得迷茫而凄清。是沈云落从未见过的模样。

  “榟枫,你是不是欺负星醉了?”

  沈云落虽然不明所以,心里却涌上不安。她把沈星醉扒拉到身后。

  “我,我们……我对她……”

  陆榟枫支吾着,语不成句。

  如果是自己与陆榟枫之间的事,沈云落也许会妥协,可一旦牵扯到星醉,潜藏心底的保护意识瞬间爆发。气急败坏地冲陆榟枫吼起来:“陆榟枫,如果你真的对星醉做了什么,我绝不会原谅你。”

  凌墨轻轻拉起她的胳膊,将她们姐妹俩都挡在身后。

  “榟枫,我看今天这件事是必须要解决的。不管你做了什么,以星醉目前的态度,她都不会过分追究。你若真的爱云落,爱屋及乌你不会不懂吧。”

  他转头看看沈星醉,又将视线凝注在沈云落脸上,柔和地说:“云落,你也别急,让榟枫把话说清楚好吗?”

  燃烧的怒气几乎将她的体力耗光,沈云落此刻只想旁若无人地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上。她疲倦地点头:“好。”

  “你们是在我面前秀恩爱吗?”

  原本心怀羞愧的陆榟枫,见着二人在自己面前浓情蜜意,已消散的愤怒突然又凝聚起来。

  “我跟沈星醉什么事都没有,那一晚不过是个误会,我把她错认成了云落。可是,那晚你就没有错吗?”

  他把矛头对准了沈星醉。

  “我喝醉了,你可是清醒的。沈星醉,你为什么不把我打醒?为什么不离开房间?你敢说那晚你是我强迫的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沈星醉被他的逼问击得步步后退,一张俏脸顿时变得煞白。

  “你说的是什么话?你是说我,我故意让你,让你……”

  接下来的话她却无法再说出口。

  沈星醉退至露台边上,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个咄咄逼人的男人。这个人是姐姐多年的同学,她与他虽不熟悉也算是认识。平常不多的接触里,她也觉着这人是个温文尔雅颇有些情趣的谦谦君子。

  奇怪的是,这个人不知什么时候,在她心里竟有了一席之地。沈星醉从未与人说过,包括她最好的朋友肖窈。她知道他爱的是云落,她也放不下自己的傲气去承认爱上了他。

  她只把他悄悄的放在心底,像难得的稀世之宝,偶尔,在夜深人静之际,偷偷拿出来看一看便心满意足了。直到那天晚上,在酒吧无意的相遇。原本确是偶遇,可他偏偏拉住了她,她,又偏偏放出了隐藏许久的愿念。一夜清欢,他只当是犯了一个错,她却将全身心都付了出去。事后,她并没有后悔,也许,在她心底还存着一个侥幸的梦吧。

  “星醉,我知道错主要在我,可事后我也找过你了,你自己说不要我负责的。”

  陆榟枫的话像一柄磨钝了的钢锯,架在沈星醉心上最柔软最渴望的梦想上,狠狠地,毫不留情地来回拉扯着,她那个荒唐的梦,果然碎了。

  “你还是个男人吗陆榟枫?你,你居然去问她,问我妹妹要不要负责?”

  沈云落气得声音发颤,她纤细的手指险些戳到陆榟枫的脸上去。

  凌墨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原本单纯的三角恋,居然多了这么一出。而且,话里话外定是陆榟枫占了女孩子的便宜。虽说,现在凌墨与陆榟枫是情敌的立场,但毕竟那还是自己的表弟,凌墨的心里倒生出几分愧疚来。他拉着沈云落的手指不由紧了紧。却不料,这一保护性的暗示更大地激起了沈云落的愤怒,她猛地将手一甩:“陆榟枫,你要是个男人,就一定要对我妹妹负责。”

  “我,不是……”

  陆榟枫涨红了脸,他突然感到自己竟成了一个笑话。他爱的是姐姐,却把妹妹当成了床伴。他伸手捂住了脸,身体无意识地微微发颤。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,云落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我爱的一直是你啊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”

  凌墨轻拉沈云落的衣袖,又冲沈星醉努努嘴。沈云落会意地搂住了妹妹的肩。

  凌墨掏出手机往一旁退开几步。今天这个场面大概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了,场中两个当事人的情绪都过于激动。他打算把钟离叫上来,就是架,也要把陆榟枫先架走,待大家心情平稳些再谈后续的事情。

 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,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。

  钟离的声音在话筒的那边想了起来:“师哥。”

  “阿离,你……”

  “陆榟枫,你疯了吗?”

  凌墨在沈星醉的尖叫声中回过头去,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。

  “云落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