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哈,天山女侠果然好胆色,不枉我专程相邀,不过,白发魔女前辈不在鄙人相邀之列,还请退去!”

  声音飘忽诡异,令朱媛和练霓裳不由得心中凛然。

  “你是何人?我七姐可是你抓走的?!”

  朱媛直截了当,丹田混元气凝结,大声问道。

  “不错,你七姐确是本人所掳,要救她,就先败了我这掌中剑!白发魔女,你且退去,否则我是不会现身的。”

  朱媛看看练霓裳,轻声道:“大姐,你且先回去,待我会会这小子。他讲的明白,恐怕这就是冲我来的,若是切磋较量,倒也无须担心。”

  练霓裳点点头道:“小妹可千万小心,若是不敌,不可逞强。”

  “大姐放心,多则三五时辰,少则一二时辰,我定回去与你汇合。”

  练霓裳也不废话,抽身返回南高峰。

  见练霓裳退走,空中传来一阵小铃铛的叮当声音,一个白袍男子凌空而至,几跃之下,在朱媛对过的一块巨石上站定,居高临下看着朱媛道:“天山女侠,在下杜风,华山派传人,前日里见过姑娘出手,端的是好身手,不过,我华山派的剑法也绝非浪得虚名,你我切磋一番,恰是正经。”

  朱媛道:“既是要与我切磋,直言不妨,何必掳走我七姐,阁下这么做简直太无礼了。你将我七姐放了,我便答应和你切磋。”

  白衣男子挠挠头,一脸无奈的道:“这恐怕还不行,陆地飞仙在我洞府做客呢,距此不近,我一时半会儿还放不了人!”

  朱媛急了,大叫道:“姓杜的,你听仔细了,我七姐若有半点闪失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男子一脸坏笑,戏谑的说道:“放心,放心,我不会怎么着她的,你我切磋一番,先让我过过瘾,你七姐我会放的。”

  朱媛越看这小子越不像好人,尤其这副怪笑的脸,越看越猥琐,让人没来由的想将其痛扁一番。

  朱媛按捺不住,抽出一柄长剑,飞身直扑杜风,长剑如蛟龙出海,直取面门。

  杜风大叫一声:“来的好!”一抖手中剑,挽了一个剑花,卸去朱媛的攻击。

  一边还调笑道:“姑娘这脾气不太好啊,竟然如此性急。敢问姑娘,高姓大名啊?”

  “废话真多,看剑!”朱媛火气上撞,不由得加紧了攻势,将这半年多所学本领都用上了,一时剑光缭绕,将那杜风罩住,尽管朱媛只学了半年多,但是她这内功底子极为深厚,加上她悟性很高,本来需要十年八年才能大成的反天山剑法,让她轻松学到。

  万里挑一的武学奇才,这头衔,朱媛当之无愧。此刻杜风便有了最直观的认识,他不知道朱媛才学了半年多,在他看来,若非从小浸淫此道,以朱媛的年纪,断不可能将剑法练到这种程度。

  杜风看上去比朱媛年龄要大,最起码有二十五六岁光景。

  “姑娘不要心急,我杜风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可也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小人,你若胜了在下,我保证把人给你,交个朋友如何?”

  朱媛眼见三十来个回合,竟然没能占上风,不由心惊,果然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这小子用的剑法,攻守一体,风雨不透。

  朱媛一脸汗水,累的够呛,伶俐攻势也有放缓趋势。

  “呸,谁跟你交朋友?赶紧把我师姐放了才是正经!”朱媛气愤填膺,忍不住又挺剑刺去。

  “嘿嘿嘿,姑娘这小脾气儿倒是十足的火爆啊。这样怎么能行?找婆家也是难啊。”

  杜风见朱媛怒气冲天,脸色气的通红,不觉起了玩闹之心。也不怪他轻浮,只是朱媛这生气的样子,在他看来,倒是透着几分娇俏和可爱。

  杜风且战且退,一边打一边言语刺激朱媛。把个朱媛气的七窍生烟。可却毫无办法。朱媛的剑法火候还是差了些,这个杜风的华山剑法比之前的对手高明了不少。

  又走了四十来个回合,杜风终于抓到朱媛的破绽,剑锋扫过朱媛手腕,把朱媛吓得够呛,不得已,撒手把剑扔了。

  杜风咧嘴一笑,道:“天山女侠,你败了。”说罢,长剑归鞘,潇洒的一抹额角,跳过几块大石,奔东北方向而去。

  朱媛愣在当场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败了?这个家伙挺厉害,可是我师姐呢?他还没放我七姐呢!

  “喂,喂,你别走!你还没放我七姐呢!你不许走!”

  “哈哈哈…你还没告诉你叫什么名字呢,想救你七姐,那就跟我走吧!”杜风头也不回,笑着说道。

  朱媛气的够呛,不由自主的骂道:“混蛋!你这个大混蛋,你不守信用!”

  一边骂着,一边迅速的把丢掉的佩剑捡回来,施展开梯云纵,奔着杜风追去。

  杜风一边施展身法退走,一边用眼角余光看着身后追来的朱媛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

  朱媛却没有心思跟这个姓杜的小子玩闹,她是真的担心师姐的安危,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道杜风目的何在。可又不能放弃追踪杜风。

  就这样一追一逃,约莫又行了三十多里,越过两道山谷,来到一片石砬子跟前,却失去了杜风的踪影。

  朱媛不由得心中凉了半截。糟糕了!这杜风追丢了!

  绕过一尊高耸的大石,眼前出现了一片石滩,在石滩边缘是一段悬崖,峭壁有如刀削,在山岩底部,有几个洞口,其中一个洞口,有灯火明灭。

  有人。想必这就是杜风藏身的地方了。朱媛心中稍定,循着灯火,来到山洞跟前。

  那洞口可容三人并行通过,只高度略低,须弯腰而入,朱媛看到一堆篝火正在燃烧,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,却未曾看到什么人。

  朱媛弯腰进入洞口,眼见洞中石桌石凳,锅碗瓢盆一应俱全。果然有人在此居住。

  “有人在吗?”

  朱媛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,却无人应答。这里的主人想必外出了。暂时不在吧?朱媛想了想,一屁股坐到篝火堆旁边,伸手取暖,这雪线以上还是很冷的。

  恰在此时,一阵恶风不善,朱媛就感觉后脑有东西砸过来。当即浑身汗毛竖起,伸手抓向身后,定睛再看,却是半个栗子壳。

  一道沙哑的嗓音传来,“嘿嘿…小姑娘,你倒是真不客气啊!”

  朱媛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猫咪,一窜老高,转身循着那声音看去,便见一个穿着灰布袍子的老头,头发花白,稀疏,挽了一个小髻在脑后。

  更d新=最快W上)若p年{D网SB0

  一张有些发黄的脸,正眯缝着眼瞧着朱媛,手里剥着栗子。

  朱媛暗自惊诧,她可是武林高手,耳目清晰,为何刚才竟然没有察觉到他在那里?

  高手!这绝对是擅长隐匿气息的高人!

  朱媛抚着胸口,平复一下受到惊吓的小心脏,向那老头一抱拳,道:“前辈,是我唐突了,未经允许来到这里,不过,你可不该这么吓我啊,吓死人了。”

  微信搜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